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:如何拯救逐漸遠去的童真——少兒心理早熟現象調查

辽宁快乐12开奖信息 www.ynpvq.com 2019-05-31 18:58:13來源:自貢網分享到

自貢網訊(記者 蔣周德)如今的少兒除生理普遍早熟外,心理更是普遍早熟。他們多數時間與父母或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為伴,在封閉的環境里接觸的都是大人,并從電視、網絡等各種渠道,獲得大量與其年齡不相符的信息,影響了他們說話、做事的態度和方式,一個個表現出“小大人”模樣。

金錢意識滲進日常行為

現在的不少孩子,小小年紀就有了“經濟頭腦”,金錢意識比較強,其表現形式多樣。

做家務需要報酬。近日,記者在高新區豐寧小區范女士家,看到范女士和孩子簽訂的一份“勞動合同”:孩子每擦一個房間的地板可得8元;每個房間物品擺放整齊可得5元;洗一次碗可得5元……

奉行“人親財不親”。5月18日晚,高新區都市森林小區的劉先生在給讀五年級的女兒輔導作業時,無意中發現了女兒的同學寫的一張借條:“今天我向劉XX同學借了1元錢,保證明天還。借款人……”劉先生笑著說:“1塊錢,給同學就是了,還要人家打什么借條。”沒想到,他女兒振振有詞地說:“人親財不親,我沒收她的利息已是照顧了同學間的情誼了。”

同學之間做起生意。5月12日,高新區方沖小區李先生的兒子拿著一本漫畫書對他說:“爸爸,我把這本書帶到學校去,有很多同學想看,我收他們每天1元錢的租金。”李先生問兒子這是從哪里學來的。他兒子說,班上有好些同學都是這樣做的。

有償幫助形形色色。5月16日,三年級的小英向班上一個成績優秀的同學請教一道數學題。那位同學沒有立刻幫助她講解,而是帶著異樣的表情說:“放學后請客喲!”小英有些吃驚,但還是答應了。放學后,小英請她吃了羊肉串。3天后,小英的媽媽忘了給她帶水,送她到校門口時,便給了她兩元錢買水喝。上午第三節課下課,小英口渴得厲害,可是學校不允許學生放學前出校門。小英便叫班上一個膽大的同學小新出校門幫她買水,并說1元錢買水,1元錢買兩袋小食品,給小新一袋做跑腿費。小新欣然應允。

花錢雇同學撒謊。讀六年級的小齊在學校與同學打架,臉被抓傷了。小齊害怕脾氣暴躁的父親知道后打他,便花了5元錢叫同小區的兩個同學作偽證,說他是在和同學玩耍時,不小心被樹枝掛傷了的。

有家長認為,小小年紀就有了“經濟頭腦”,對孩子的“財商”發育大有裨益,但更多的人認為,金錢意識太濃會影響孩子的健康成長。“讓孩子從小了解經濟社會并沒有錯,但做家務要報酬、同學間有償幫助,會使判斷能力較弱、世界觀和人生觀正在形成的孩子產生錯誤認識,認為有錢就可指使人、錢多就好辦事,甚至產生一切向錢看的思想。”小學教師楊華偉認為,如果學生清澈如水的心靈沾染上可怕的“銅臭味”,會嚴重影響他們的健康成長。

同學往來呈現攀比之風

近年來,眾多小學生爭先恐后地通過過生日來的方式來拉近同學間的距離。受成人過生日的攀比之風影響,有些孩子過生日也大擺宴席,否則就覺得沒“面子”。

“五一”期間,李先生的兒子小勇過11歲生日,宴請了20多個同學,先是到酒店里吃午餐,之后到公園里玩,一天花費了1600多元。為了讓孩子們能盡興,李先生兩口子還只得回避在家吃飯。那天晚上,小勇感激地對父母說:“今年的生日過得很有面子。”當然,赴小勇生日宴的同學也都不是空著手來,都帶來了精美的禮品。其中,最貴的禮品是價值300多元的美國產戰車玩具。

記者了解到,小學生過生日,為了“面子”不僅擺宴席互相攀比,同學們送生日禮物也是互相攀比——我過生日,你送我一張音樂賀卡,你過生日,我就得送你一個20多元的卡通鬧鐘;我請客,你送我一只二三十元的小狗熊,你請客,我就送一個三四十元的洋娃娃……此外,孩子們為增進同學友誼,還在兒童節、圣誕節、元旦節等節假日里,互送賀卡、互贈禮品,有的為此付出大額的花銷。

對此,小學教師陳玲丹認為,同學們在生日、節日期間互贈賀卡或禮物,以增進同學間的感情,增添學習、生活情趣未嘗不可,但要注意節儉。為做到“禮輕人意重”,同學們最好是自己動手做禮物,不僅花錢少,還能提高動手能力。“孩子們積極參與社會生活值得肯定,但金錢換友情是錯誤的。”小學校長何英認為,對孩子成人化的交際行為和消費活動,要積極引導、及時糾正,剔除不良風氣。

不正之風影響孩子行為

近年來,電視、網絡等各種渠道給孩子們帶來了大量不健康的觀念。

“在學校,同學之間沒有多說話,即使關系不錯的同學,也總像隔了一層,因為大家有競爭。”初三年級學生小偉告訴記者,比如上什么補習班,同學之間都要互相保密,一道題會做了,也不告訴同學,怕同學超過自己。小偉的話代表了一部分學生的觀點:同學之間有競爭,就不能互相幫助。

等級觀念也已經侵人少數孩子的頭腦,過生日宴請同學,也講究客人“身份”。家住匯東新區都市森林小區的王先生告訴記者,今年初,他那讀小學六年級的兒子偉偉過生日,請了10個同學到家里做客。偉偉是班上的體育委員,因為這“身份”,他請的同學全是班上小組長及以上“級別”,且跟他關系較好的“官員”。

一些孩子對 “有錢能使鬼推磨”也有了朦朧的認識,有的為逃避勞動,輪到做值日生時,就花錢雇同學幫他打掃;有的完不成作業,就花錢借同學的作業本抄襲。更有甚至,運用“行賄”解決問題。某小學一名老師常常安排班干部負責記下不遵守紀律的同學的名字。一些調皮、“聰明” 的孩子往往通過送給班干部橡皮擦、零食等,讓其不要記錄自己的名字。此外,記者在采訪中還了解到,有個別同學在評選“三好學生”、競選班干部時拉選票,答應只要同學投一票,就送一瓶果奶或者一支雪糕等。雖然這樣的“禮”很輕,但其行為值得深思。

“此類成人化現象在一些重點學校表現得更多一些,因為其中不少孩子的家庭物質條件較好,父母是不同級別的領導或大大小小的商人,他們從小耳濡目染,受到大人的一些社會行為影響相對較多。”小學老師胡忠文說,這些家長在孩子面前要注意自己的言行,不宜讓孩子聽到的、看到的,盡量避開孩子,因為他們的分辨判斷能力還十分有限,世界觀和人生觀正在形成。

如今的孩子,在電視、網絡等海量信息的刺激下,平均智力水平遠超上一代人。但是,孩子們也因過早接觸社會而心理早熟,失去了以少兒視角觀察世界的機會,喪失了對新事物的好奇心和探求欲望,以及應有的童真和童趣。對此,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鄭淵潔發出振聾發聵的感嘆:“如果全是‘老姜’,這將是一個何等辛辣的社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