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線索: 8218666

廣告合作: 8218607

辽宁快乐12中奖结果: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|“兩彈一星”精神永放光芒

辽宁快乐12开奖信息 www.ynpvq.com 2019-05-09 09:33:25來源:四川新聞網分享到

4月11日在綿陽“兩彈城”,中物院某研究所原常務副所長陳俊祥(左)和中物院原政治部主任林銀亮回憶一起工作的往事

位于綿陽市梓潼縣的“兩彈城”鄧稼先舊居前,學生向鄧稼先塑像敬獻花束,并莊嚴宣誓。本報記者 李向雨 攝

“紅云沖天照九霄,千鈞核力動地搖。二十年來勇攀后,二代輕舟已過橋。”

綿陽市梓潼縣長卿山南麓,一座紅磚小“城”中,這首“兩彈元勛”鄧稼先寫于1984年的詩作被鐫刻在“城”的入口處。那時,距離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已過去20年,這個小“城”里的人正前赴后繼推動第二代核武器成功研發。

當時,這座小“城”叫902基地,是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(以下簡稱中物院)的院部所在地。在這里,鄧稼先等老一輩科學家們艱苦奮斗、求實創新,推動“兩彈”事業進一步發展,夯實了強國之路;在這里,一代又一代中物院人永攀高峰、團結協作,筑牢國家安全的“定海神針”;在這里,各行各業的奮斗者們重溫前輩故事,汲取精神力量,奏響愛國奉獻的時代樂章。

艱苦的條件,磨礪出堅強的意志

2019年4月13日,披上一件洗得發白的舊夾克衫,86歲的陳俊祥出門了。

他的目的地,是位于綿陽梓潼的“兩彈城”。從1969年至1990年,中物院以這里為中心,在極為艱苦的環境下,先后突破了核武器小型化、中子彈等核武器理論。

大禮堂、辦公樓、將軍樓、鄧稼先舊居、王淦昌舊居……“兩彈城”里,共有167棟建于20世紀60年代的建筑及防空洞、國魂碑林等眾多紀念實物——現在,這里已是全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、國防科技工業軍工文化教育基地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。

陳俊祥是中物院某研究所原常務副所長。最近兩三年,他常受邀為一批批“兩彈一星”精神的“朝圣者”講“兩彈城”的故事。

“那時候真的惱火。”陳俊祥的“故事匣子”里裝滿神秘往事:上世紀50年代,面對核大國的威脅,中國下定決心研制自己的“兩彈”,1958年,中物院在北京成立;1963年大部隊遷移到青海金銀灘草原,先后成功爆炸我國第一顆原子彈、氫彈;1969年,中物院遷至川北深山902地區,院部地處梓潼長卿山南麓,上萬名科技工作者在四川繼續踏上核武器研究之路……“故事匣子”里也裝滿辛苦往事:科學家們星期天趕場買雞蛋,路上要跑15公里;突發疾病缺醫少藥,顛簸50公里才到醫院;最頭疼的還是下一代的教育,山溝里十分缺老師……

“兩彈城”的展覽館復原了那個年代科學家們工作的場景——白天伏案研究,晚上徹夜討論,次日雞鳴天曉,伸個懶腰,又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“辦公室的柜子里塞著鋪蓋,實在困了,打個地鋪睡一會兒。”中物院某研究所副總工程師郝樊華還記得上世紀80年代,剛來中物院工作時的情景。

在中物院仍流傳著許多老一輩大科學家的小“段子”:鄧稼先喜歡請團隊的年輕人吃飯,自己卻經常吃掛面湊合;彭桓武從不追求物質享受,衣服一穿就是十幾年;陳能寬“利用職權”,把自己的名字抹掉,將榮譽讓給一起攻關的年輕人……

選擇青春無悔,續寫偉大事業

上世紀90年代初,為方便科研工作,中物院正式“出山”,向綿陽科學城集結。從深山到城市,改變的是地理位置,不變的是艱苦奮斗的底色。

當年,中物院副院長、“兩彈一星”元勛王淦昌在個人研究的高潮期“退隱江湖”,他的發現至少幫助6人獲得諾貝爾獎,他卻成了一個代號,17年后才得以公開身份。

默默無聞、只做不說——這是中物院年青一代面對的另類艱苦。在這里工作,手機必須鎖進辦公樓大門口的小柜子,也不能隨意參加公開的學術會議、向外界展示自己的科研成果。

老一輩“兩彈人”成長于計劃經濟體制下,他們的選擇多數是被動分配。但年青一代不一樣,他們在改革開放和繁榮的市場經濟環境下出生,在互聯網世界長大,喜歡無拘無束,追求個性表達。“耐不住寂寞,就在這里待不下去。”中物院某研究所某研究室副主任萬敏研究員說。

“70后”陳天江、“80后”魯燕華是萬敏的同事,他們的工作通俗來說就是“造星”。在90公里的高空,發射一束光激發大氣中的鈉原子,就能在遙遠空中看到發出共振熒光的星星。這項頗具浪漫色彩的科學實驗引發公眾關注。

“干驚天動地事,做隱姓埋名人。”當其他機構紛紛發布研究成果時,陳天江、魯燕華和同事卻因應用領域的特殊性“只做不說”。業余時間,陳天江喜歡寫詩。他們就像前輩們一樣,不計個人得失,始終向著國家需要的方向前進。

時至今日,中物院依舊保留著一個特殊的入職儀式,新來的年輕人,都要走進“兩彈城”上一課??魏蟊匭牖卮鷚桓鑫侍?mdash;—你為什么選擇來中物院。

記者與10多位中物院年輕人對話,他們來自各個研究所,工齡長則10余年,短則三五年,當問起他們為什么選擇中物院,回答一致:為了成就偉大事業,為國家安全強盛,也為自己青春無悔。

33歲的劉友江是留學歸國博士后。這個看起來文弱的書生,已扛起中物院某研究所創新項目的大旗。劉友江還記得,第一次走進“兩彈城”,聆聽老一輩故事后的震撼,“心中有一股熱流在涌動。”

風雨飄搖的年代,年輕的王淦昌、郭永懷、彭桓武放棄國外的優厚科研條件與優越生活,義無反顧選擇了百廢待興的中國。

斗轉星移,選擇又一次擺在新時代中物院人面前。劉友江的選擇和前輩如出一轍。當時,他的國外導師極力挽留,甚至幫他聯系了國外頂尖企業和高校的工作,豐厚的年薪、優渥的生活都在向他招手。但他選擇回到中物院。在這里,他一年有大部分時間跑野外,在零下10℃的嚴寒中搞實驗,從破曉時分忙到日薄西山,雙手凍得沒有知覺。“即便辛苦,卻不后悔。”劉友江說,“國慶閱兵式上,看到我們研制的‘國之重器’駛過天安門時,心里別提多激動,那種榮譽感和自豪感估計是做其他工作很難體會得到的。”

汲取精神力量,奮斗永不停歇

“兩彈一星”精神是什么?這是陳俊祥退休后,一直在求索的問題。

第一次站上演講臺是1999年,那時,社會上流傳這樣一句話:“搞原子彈不如賣茶葉蛋。”陳俊祥心里打鼓:講奉獻會有人聽嗎?

令他意外的是,在復旦大學的首場演講,全場熱烈掌聲響起17次。“掌聲絕對不是對有功之臣的善意捧場,不是對犧牲奉獻者的憐憫同情,而是對‘兩彈一星’事業輝煌歷史的回應,對偉大的‘兩彈一星’精神的認同。”演講結束后,不少青年學子到臺前詢問,如何才能進入中物院工作。

時過境遷,“兩彈城”已從絕密軍事基地變成愛國主義教育基地。越來越多人走進“兩彈城”,希望從瑣碎的故事片段中找尋“兩彈人”的精神內核。去年,“兩彈城”接待游客超過11萬人次,同比增長4倍多。綿陽市“兩彈一星”干部學院培訓班次,從2017年的每月3個,增加到現在的每月10個,達到“飽和”狀態。

4月15日上午,梓潼縣細雨綿綿。在“兩彈城”的鄧稼先舊居,四川省新華(綿陽)強制隔離戒毒所的干警們列隊向鄧稼先銅像獻花。31歲的戒毒所干警張運河直言,“兩彈一星”元勛們無私奉獻的精神深深觸動了他。

趙梓君是“兩彈城”的講解員之一。每天,她會固定在“城”中走三四圈,帶著一撥又一撥的參觀者走進“兩彈城”的風云歲月。參觀路線的高潮點就在鄧稼先舊居。“鄧稼先銅像前,一年四季鮮花不斷,幾乎每天都有紀念活動。”趙梓君喜歡觀察參觀者的表情,她說:“小朋友最開始吵吵鬧鬧,看了介紹片和展覽,再到廣場參加紀念活動后,很多人就安靜下來了,看得出來他們是真的被感動了。”

江油市長城實驗學校七年級學生黃琬軒就是其中之一,來“兩彈城”之前,鄧稼先對她來說,只是語文課本上的一個人物。參觀后,她被鄧稼先不為個人名利、永攀科學高峰的精神所感染,“我也想當一名科學家,用自己的知識報效祖國。”

為銘記“兩彈一星”研制光輝歲月,傳承弘揚“兩彈一星”精神,綿陽組織創作團隊,到梓潼縣等當年“兩彈一星”元勛們工作、生活的地方取材,創作了話劇《國魂》。劇中科學家們辭別家人隱姓埋名時的執著,郭永懷和警衛員牟方東在飛機失事時用身體?;ぷ壩謝蓯蕕墓陌?、青年科學家們篩查導彈殘骸等場景,讓不少觀眾掉下眼淚。

話劇《國魂》藝術總監、鄧稼先扮演者賈建立是一位“核二代”。從2018年首演以來,他在舞臺上多次重現鄧稼先的故事,感動了無數觀眾。“打動人們的,是英雄們的精神,他們的精神和境界值得后人學習和敬仰,他們是真正的國家之魂、民族脊梁。”賈建立說。

“兩彈一星”精神是什么?是為民辦實事、是救死扶傷、是負重前行、是打破利己主義、是敢于走出舒適區、是堅持不懈做一件小事……在“兩彈城”里有一面笑臉墻,輕拍開關,就能聽到各行各業奮斗者的回答。他們中有基層干部、醫生、警察、消防員、程序員、清潔工……他們把“愛國奉獻、艱苦奮斗、協同攻關、求實創新、永攀高峰”的“兩彈一星”精神內化于心、外化于行,踐行著新時代奮斗者的誓言。

老一輩科學家們創造出“兩彈一星”的過程,凝聚著濃厚的愛國主義精神和科技創新精神,今天,這種精神仍以各種形式在全社會傳承和發揚,如同羅布泊上引爆的那顆“原子彈”。“兩彈人”的故事引發了一場精神的核聚變,電光火石之間,新時代的大幕被緩緩揭開,“兩彈一星”精神的光芒從幕布后透出來,無數個平凡的奮斗者正朝著光芒照射的方向前行。